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未解之谜 >> 正文

SST华塑蛀虫被揪出由高管自导自演的财务迷局

日期:2019-1-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近十年来,偏居西南、主属山东的同人华塑(即S*ST华塑,000509.SZ),一直是无数中小投资者心中难以言表的痛:3次退市预警“披星”,4次特别处理“戴帽”,2次惊险保壳,至今未能股改——每次经历磨难的救赎终演变成麻木的等待。

把它称为A股奇葩,并不为过。长达20年上市历史,数亿元有效资产,逾千人生产员工,但净资产长期为负;屡遭监管层行政处罚、立案调查、公安刑事稽查,但股价仍能长居高位,市盈率高逾千倍,市值达数十亿元。

2013年,再临保壳压力的S*ST华塑,同样风头十足。1月31日,其公告2012年净利预亏达1亿元。此后不足一个半月,竟强势上涨近20%。及至目前,大盘下跌达6.08%,股价仍涨约2%。

不过,与二级市场火爆相比,围绕S*ST华塑的黑幕正悄然开启。

2013年1月4日,四川证监局向该公司下发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直指公司在信披、内控等五方面问题。3月21日,证监会宣布对其立案调查。

接近监管层的知情人士向本报透露,立案将以四川证监局披露的该公司相关问题为基础,彻查其近年来的财务状况、资本运作等。尤为关键的是,将落脚到该公司近年来为争取不断保壳实施的不合规财务处理,及相关人员侵占上市公司利益等严重问题。

就时间区间看,该次调查与S*ST华塑的前财务总监、执行总裁戴飞,有直接关联。据熟知公司的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为促成既得利益,戴在证监局调查期间仍顶风作案,西安中际中西医结合脑病医院QQ触及执法底线,由此引致监管层对其展开系列调查。

据本报记者调查,问题主要指向戴飞不按合规程序,通过相关隐秘公司以交易、担保、借款等形式,渔利上市公司资产,且凭借职务之变随意侵占公司股权和现金等。正是在戴的操控下,原本有良好盈利能力的公司资产,如今已千疮百孔、危如累卵鹤岗看癫痫病哪家医院好。戴到底导演了怎样一出渔利大戏呢?

调查涉及十大问题

2013年1月17日下午,四川证监局6名工作人员来到位于成都武科东三路9号S*ST华塑管理总部,宣布对该公司非正式调查。此时,距该局对公司下发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不足半月。

按程序,S*ST华塑工作人员将对证监局调查问题予以协助,补充相关材料并随时听候传唤调查。“立案调查后,原则上不会重复补充材料,但如再出现新问题,会继续做更深入调查。”前述接近监管层调查人员的知情人士说。

监管层展开的系列调查,皆源于2012年8月对该公司的现场例行检查。此前的6月18日,该局下发川证监上市[2012]32号《关于对华塑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进行现场检查的通知》,定于7月9日开始对其近三年有关情况进行现场检查。

“检查后,证监局提出十个问题,但公告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只包含其中一部分。”前述人士说。

公告显示,上述决定书主要涉及签订重大合同、转让子公司股权等未经董事会审议,也未及时履行披露义务;为控股子公司提供担保未履行相关审批程序,也未及时履行披露义务;对外资金往来未经董事会审议,未及时进行会计处理,也未及时履行披露义务;未有效采取措施收回公司部分涉诉资金等问题。但未提及其他细节。

据本报记者了解,实际上,公司还存在成都同辉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成都同辉)服务费及往来;债务重组、资产转让;南充华塑公司支付南充工行500万元顾问费;戴飞个人资金占用;山东建材处置北京朗琴园房产问题;存款账户管理方面的问题。

“目丹东治疗癫痫病医院前,还有许多细节需查实,也无法及时佐证。所以监管层有所保留,这也是对公司股东和投资者负责。”前述知情人士透露,原财务总监、时任执行总裁的戴飞,首次检查即被单列出个人资金占用问题。

据公司知情人士称,截至目前,戴飞占用的公司资金初步估计超过千万元。“很多原属上市公司的资金,或以借款名义成为公司负债,或以用于财务活动名义被支出,但实际被戴个人占用。”

业内人士指出,上述系列问题与公司失控的内部管理密切相关。尤其在财务方面,戴飞对公司资金管理及对外往来的资金管理,存在诸多不合程序和规范的问题。导致很多账目只有其个人清楚,而公司他人毫不知情。

谁的成都同辉?

有迹象显示,前述调查与S*ST华塑多年来为处理财务技术设立体外做账公司的控制漏洞相关,这也是促成戴侵占公司股权及资金的主要通道。

据知情人士透露,早在2006年,戴出任公司财务总监时,为进行财务筹划,由S*ST华塑实际出资,设立成都同辉进行财务运作。为公司员工所知,该公司名为上市公司设立,但为方便财务处理,长期以来未作为控股子公司出现在上市华塑年报。

工商资料显示,成都同辉成立于2006年12月15日,注册资金1000万元,自然人投资或控股,经营项目投资、企业管理咨询服务等,2011年底被吊销营业执照。

查询S*ST华塑年报可知,成都同辉分别在2006年、2007年及2011年与之有交集。其中,2006年12月18日,即公司成立三天后,便与S*ST华塑签订一份权益交易,后者获得约3000万元;2007年,双方发生交易,上市公司存在应收成都同辉下属四川天歌进出口有限公司(下称天歌进出口)的股权处置款435.75万元;2011年,S*ST华塑与其发生一笔未注明的775.44万元预付款项,占S*ST华塑全年预付款的20.68%。

鲜为人知的是,成都同辉2006年经股权变更被戴飞实际控制。据知情人士称,正是在戴的掌控下,借助为S*ST华塑提供财务处理的便利,成都同辉先后侵占上市公司旗下诸多子公司股权及现金。

例如,2007年7月9日,成都同辉以1000万元获得S*ST华塑控股的南充华塑建材所持天歌进出口85%股权,但该款项后被豁免。

据公司人士透露,在戴安排下,持有上市公司大量其他子公司股权的成都同人物管的10%股权,以零值转予某第三方关联自然人;该人士还以零元承接S*ST华塑旗下上海同人华塑门窗10%股权。

但在上市公司所有公告及财报中,记者并未发现相关转让信息。上述情况暂未获得上市公司证实。

一个被监管部门查证的事实是,戴通过成都同辉,将其账上资金转为己用,累计金额约达700万元。

据接近监管当局的知情人士称,为逃避侵占事实,在大股东济南鑫银投资的帮助下,戴将相关占用资金定性为公司承诺支付于有关银行的费用。但从资金流向看,其个人侵占事实仍难撇清。

保壳“财技”

监管层的调查还直指,戴飞牵头处理的与相关银行达成的隐晦债务重组交易。

“南充工商银行的500万元顾问费,就是其中之一。简单说,就是原本数千万元债务银行予以免除,债务方只需给予银行一定的技术处理费。”前述知情人士称。

显然,这属于交易双方的私下约定,很难讲清楚该笔资金的具体用途。因此,习惯于财务技术处理的戴获得公司允许后,将所谓顾问费随意占用或支配,也就不足为奇。

S*ST华塑2010年保壳即源于此举。数据显示,连续亏损两年的SST华塑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负,约-5447.25万元,倘若当年没有实现巨额正向非经常性损益,公司将被暂停上市。

但是,当年12月31日,凭借一份火速签订的债务重组方案,退市边缘的S*ST华塑实现逆转。年报数据显示,公司当年债务重组收益达6666.17万元,覆盖主营亏损,并使其净利润达1016.02万元。

上述债务重组收益主要来自工商银行南充分行。公告显示,2010 年最后一天,南充分行就其与华塑旗下南充羽绒制品厂4278万元借款合同纠纷案,与S*ST华塑、南充宏凌实业三方签署还款免息协议书,S*ST华塑与工行南充分行达成协议,确认实现债务重组收益达4018万元。

“实际只是草签,2011年初才正式签署。双方达成协议的很大原因,是戴许诺给予工行南充分行一定顾问费用。”前述知情人士说。

保壳后,为打点银行财务处理,戴告知公司高层,需支付数百万,其中,工行费用涉及500万元。由此,戴遂通过相关公司财务划拨,使公司数百万元现金被侵占,最终费用并未实际支付相关银行。

据本报记者了解,除借保壳财技侵占资金外,戴还通过向上市公司借款,再以公司还款划转的方式,及发放公司高管奖金或补贴方式,伺机侵占上市公司更多资金。其随意性令人咂舌。

“这些问题的原因,多是公司财务管理失控。没按规定程序走。现金管理太过随意。作为财务人士,戴明显不专业,漏洞很明显。”前述知情人士说。

暗设隐秘公司渔利

依靠强势财务管理,由戴引发的治理乱象还延伸到SS*T华塑的日常经营。

2012年8月23日,四川证监局进场检查。戴明知控股的山东华塑建材严重资不抵债、不宜提供担保,仍指示山东华塑建材与成都瑞合信签订《年度委托采购合同》,委托后者每月采购,并在原材料价格基础上上浮3.75%结算,货到30天须付款,过期10天视同违约,逾期按月息5%支付。若退货或不按时支付货款,应按总金额的20%支付违约金,上市公司承担连带担保责任,5日内全额支付相关款项。

“总价约800万元,逾期费用少则数十万,一旦毁约就上百万,山东华塑没支付能力,就把上市公司拉进来,戴有话语权,必给予瑞合信补偿,从中得利。”前述人士透露,瑞合信与戴具关联关系。

据本报记者调查,双方签署合同时,成都瑞合信成立才17天,注册资金120万元,且注中亚癫痫病医院的电话号码册地与据称被戴相关人员零元承接股权的成都同人物管毗邻。

经四川证监局调查,2010年12月27日,戴还与成都鑫睿融投资(下称鑫睿融)签订《合作协议》。约定后者向上市公司支付2500万元定金,即可参与S*ST华塑退市进园腾挪出的约40亩土地出让收益分成。同时,上市公司将合计2370.63万元的应收款,作价1400万元转至鑫睿融,作为其中1500万元的担保。

据知情人士透露,鑫睿融也有戴的影子。与瑞合信雷同,该公司成立仅十余天,注册资本1000万元。围绕该合作,双方签署5份协议,一度撤销。

2012年10月30日,国富浩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审计报告显示,鑫睿融实际只支付1800万元,余下700万元竟来自S*ST华塑旗下的海南四海工贸。

不过,上述细节未在监管措施决定书中披露。有关财务处理、资金管控的诸多严重问题,基于S*ST华塑财务管理失控,导致账务清理及资金清查复杂,尚未及深究。

“由戴飞等高管诚信缺失导致的上市公司损失短期内难以计量。2013年又一次退市大考,S*ST华塑已无选择,只能盈利,希望监管层能把公司蛀虫彻底清除,给公司一个好的未来。”前述接近监管层的人士感叹说。

友情链接:

阜平新闻,阜平今日新闻,阜平最具影响力的新闻资讯平台 | 娱乐八卦 | 娱乐前线 | 最新文娱 | 明星人物 | 军事频道 | 军事历史